直播四川 | 文明创建 | 未成年人 | 蜀风评论 | 文艺之窗 | 公告 | 主题活动 | 志愿服务 | 魅力四川 | 理论创新 | 巴蜀儿女   热线电话:08276236057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平昌文明网 > 公民道德
为留住乡愁记忆,他在山村里建起了博物馆
发表时间:2021-01-21 09:21:00 | 来源:
  

周述勇,男,生于1965年8月,平昌县驷马镇双城村人。当过石匠、干过个体、开过公司等,是一名自由职业者。2011年,在朋友的引领下,他与红色文化和农耕文化结缘,没想到逐渐喜欢上收藏这些东西。

老式照相机、瓷瓶、陶器、算盘、电影放映机、马刀、红色书籍和像章……平昌县驷马镇双城村村民周述勇自掏腰包50余万元,10年间行程20余万公里,收集“古董”5000多件,建起巴中市首家私人红色农耕文化博物馆。这一切,只为传承红军精神和留住乡愁记忆。

2020年11月13日,四川省红色文化收藏协会巴中市分会平昌县工作站在驷马镇周述勇自家开的酒店挂牌,接过沉甸甸的牌匾,周述勇脸上露出了微笑。工作站的5000多件红色以及民俗展品,正式向大家展出。

因为一张老书桌,他与“古董”结缘

平昌县驷马镇双城村是远近闻名的文化村。1980年,著名油画家罗中立创作的作品《父亲》原型就是双城村村民邓开选。

“我们村散落着诸多历史文化印记,走出了许多文化人,在浓郁的文化氛围影响下,随着年龄的增长,让我对红色文化和农耕文化有了新的认识。”在周述勇看来,对文化的传承最好的方式就是保护。

2010年6月的一天,周述勇在驷马镇附近农村做工程,看到一农户将一张老式书桌随意丢弃在屋后,觉得有些可惜,便花100元将其买回家。

“经过清洗和打理,发现书桌上的雕花精美、寓意深刻。”周述勇告诉记者,“当时我就在想,农村还有很多类似的老物件,假如流失了太可惜了,于是就下定决心去找一找,结果还真发现了许多有价值的东西。” 也就是从那个时候开始,周述勇与“古董”结缘。

收藏路经历曲折用真诚感动他人

随后,周述勇只要一有空,便会开着车四处去购买老物件,周述勇的收藏之路也充满着曲折和艰辛。

2018年5月,周述勇听说平昌县镇龙镇有一农户家里有一把红军当年用过的马刀,他往返三次软磨硬泡才最终以近千元的价格买下来。2017年10月,他听说通江有位90岁老人当年在得胜镇北山寺红军指挥部打扫卫生,家里收藏着红军撤退后留下的两个橱柜,便驾车去收购,但在返回时天降暴雨,车胎陷在泥里,请了20余人推车两公里就耗时近10个小时。

除了收藏的艰辛,还有很多人都对周述勇收集老物件不理解,认为收集这些“破烂儿”费时、费力还费钱,还有人说他傻,但周述勇都一笑了之。甚至,家人对周述勇搞收藏也不支持。

“工地上的事本来就很多,开支也大,为收藏这些东西,几年下来,他花了不少钱,说实话,最开始我和孩子都不支持他。”周述勇的妻子张琼兰称,但看到丈夫坚决的态度和执着的行动,慢慢地,张琼兰的态度也发生了改变。

如今,越来越多的人知道周述勇的初衷后,一有老物件的消息都会告诉他,这让周述勇十分感动。

10年行程20余万公里,却为古董“安家”犯愁

转眼间,10年过去了。周述勇的足迹遍布巴中及附近市州乃至贵州等地,行程20余万公里。只要看到有价值的老物件,他都会毫不犹豫地买回来。

“前两年听说贵州遵义那边农户家里有以前红军使用过的马刀和红色书籍,我前前后后跑了三次,往返数千公里,才把这些东西买回来。”周述勇称,在别人眼里,这或许没有多少价值的东西,对他而言,却是价值连城的“宝贝”,因为这是对红军精神的很好传承。

粗略统计,10年来,周述勇花费在收藏上的钱高达50多万元,前前后后总共收藏红色文化和农耕文化老物件共计5000多件。

看着家里堆成山的老物件,周述勇却犯难了,究竟把它们放在哪儿呢?

于是,周述勇在镇上自家开办的酒店里腾出了一间面积约100平方米的房间作为“红色记忆馆”,专门陈列3000多件红色文化藏品。“由于条件有限,这里主要是一些反映红色文化的老物件。另外周述勇还在老家双城村专门腾出了几间房,建了一个‘乡愁文化院落’,里面有1000多件农耕文化藏品,如风车、织布机、打谷机等。”

藏在家中少人知梦想建座陈列馆

在周述勇看来,传承传统文化最好的方式就是从民俗入手,而那些逐步淡出人们视线的老物件是最直观的生动“教材”。它们带给孩子们的是新奇,带给老人的则是满满的回忆。

“无论是煤油灯、手电筒、算盘,还是脚踏风琴,都承载着无数记忆,它们背后都有故事。我希望通过这些老物件,让人们更多地体会到老一辈的智慧和吃苦耐劳的精神。”周述勇称。

“看到这个煤油灯,我就想起20多年前在灯下写作业的时光。”参观者李泽选称,看到这些熟悉的老物件,仿佛又回到了以前的岁月,让人感慨万千。

“过去的生活渐行渐远,老物件却作为一种文化符号沉淀下来。社会发展的变化,家庭和人际关系的改变,物质和科技的进步,都从它们身上折射出来。”最让周述勇高兴的是,随着大众保护传统文化的意识逐渐增强,老物件也得到越来越多的关注。

“时光易老,记忆不散。目前这些老物件放在家里的乡愁文化院落,了解的人太少了,我正在向驷马水乡管委会申请,打算在景区建一座规范的大型陈列馆,把这些红色文化物件和农耕文化物件全部搬过去,让更多的人观赏。”周述勇说。

 

责任编辑:孙 华

相关新闻